携一缕微凉,存在即合理
分类:情感

本是男儿身却有女儿的心肠优柔寡断不是处事的良方长江之水奔流不息要去海洋随后变成水蒸气又还给了他原来的故乡人身最硬的莫过于牙齿但它又拗不过柔软的舌头长期跟随主人东游西荡到底是硬好还是软好你是知道的这里就不在一一赘述了但我要再一次强调并想让你用最短的时间记住:世间万事万物存在即合理

《你不知道的事》

有些事,有些人,是否还是永远的无法放下,好象做到仁至义尽,经历是值得珍惜,就像是失去,尤为伤心呢、

以前无数次地在你陪我说话的时候不屑一顾,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再在我们之间掘起一抹我们永远也无法跨越的宏沟,只正因我怕你知道,怕你因我而过的不好。但是多年后的这天我才明白,我在你心里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是,没有我,你活得更好,走得更潇洒,只是我真的受伤了。我以为我能够永远这样爱下去,只是爱了不该爱的人,内心满溢着苦涩。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或者,打听她的住所在白雪初开的那天寄一首诗到她的眉梢即使不能入眼能借她的视角去游逸河山也算万幸

屈指可数的日子过于炎热,那些拿着蒲扇的街坊邻居,或者在闲暇之余,在公园的梧桐下,坐着排椅,攀谈着夏季的燥热,今时的消息,或者还有那些单相思的多情种子,躺在单床,辗转难眠,或者正留着相思的泪滴,请示一缕微凉,清凉你一夏。

这时候,也方才明白:原来这样的爱并不悲哀。

既然没有十全十美那就暂且放下手中的重囊继续等待主人的芳香你若不来我便离开那也有一定的时间决不决不无缘无故地徘徊由于当初的莽撞确实有些荒唐忽略了你那细嫩的柔弱的心房加速了全身血液飞奔流淌犹如那滚烫的火的海洋逝去的青春和爱不知去了何方还好年轻不肯去远方留下一串串美丽的铃铛匹配出动人悦耳的美妙乐章引来无数看客的捧场谢谢你可贵的眼旁不顾远方愿意偎依在大山的火炉旁熬炼出金一样的眼光挑拣这里的风景装进你的背囊不知别人是怎样评判你的审美方向不知是你在等风景还是风景在等你

走时,只有眼泪是虔诚的它告诉我你不曾走远住在某个我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地方

携一缕微凉,清凉你一夏,不用在雨滴声中撩拨伤心的泪水,也不用无意中想起去惊扰,鸣蝉的吟唱,或许,就像这样的季节,就让美丽的音乐弹奏成最美丽的恋曲,那才是你心中最想做的事 。

美文精选一: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追求不同人有他不同的考量并非千篇一律凡是在这世界上只要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存在即合理我没有什么可以奢望只愿人人个个都有一个好梦想并且实现在不远的地方因为太远也很难够着太近也没有一点难度只是人近心远好比天上那一抹斜阳看似美丽无比的彩霞姑娘如何才能够得着只好把这种微妙的敢情带进梦乡然后游走他乡寄情山水

究竟是你的幸运还是我的宿命我从来都不会忘记打听你的消息用那些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方式

编辑荐:有些事,有些人,是否还是永远的无法放下,好象做到仁至义尽,经历是值得珍惜,就像是失去,尤为伤心呢。

远远地看见他,心里就毛毛的,虚虚的,痒痒的,扎扎的,或上天堂,或下地狱——或者,就被他搁在了天堂和地狱之间。

一路赶来昏昏欲睡偶尔还有一些紧张几步下快去的车厢未接电话一桩接一桩掠过紧锁的铁门前捎去电话无人应答细雨漫过头顶浸润着衣裳温水呵护着千年不动的车轮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雨天里去哪里寻找更方便的地方那是一庄斜阳不曾映照我的肩膀我应该前去的哪方或许有些迷茫或许有些慌张到底是上天的安排还是人意的主张

亲爱的,你究竟去了哪里任我拼命找寻都了无踪迹过去的点滴我该怎样忘记才能四季分明,不惊不喜

就像一阵清凉掠过,抚平你的去日忧伤,或者一个点击的电话铃声,你会一跃而起,掠起你心中的狂喜,或者是一如平静的池水,无法撩拨你心中的忧伤,想过忘了吗,只是你默默的把她或者他,愿意留在了某个地方,或者,你的心还在,不忍割舍,一切的等待。

爱的人知道,被爱的人不知道。

我是不是该上前与她问好告诉她我的爱慕以及她是如何似曾相识于我的梦境

就像年轻的我们,哭过,痛过,心疼过,我们知道感恩,却又不知怎样去表达,我们迷茫,却不知每到一处都有别样的风景,或许,一切过于匆匆,或许一切见到听到,还未能看清,在朦胧走失了自己,就像是一切懵懂的心痛,都要一一承受,或者懂了那些梦想在心中,就像爱情付出的力量,看不见,也摸不见,它就存在心里,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那是一种永远不灭的精神,永远会沿着那一道光亮,见到美丽的彩虹,去实现,你想要的梦想。梦有多远,其实梦想就在你的脚下,只要一步步的走着,梦想的方式正如你所想,或者付出却没有收获,其实只要你去经历,有神么不可以抵达呢?

就只有不说,可又分明死不下那颗鲜活的心。

折一支茉莉赠你写下茉离告诉你我隐晦的相思奈何你读错了用意将我的心愿置之千里

青春淡淡的岁月,如浅夏弥漫的飞花,总要在某个街角,默默黯然飘散,慢慢浮动轻柔,好像空气中总是包含着绿意轻饶,那是柳絮的吐仔儿的轻飞,好像一切有过多的纠结,悲伤,激情,或者是埋怨,或着在怪罪。

简明,利落,干净,完全。

可远山的飞鸟还是撞碎了我的童话凋谢的芬芳路过你的身旁让你,听见了我的忧伤

六月的天空,一片一片白雾茫茫,放眼望去,树林街道,只是被笼罩着漫天被蒸腾的热气,随那些川流不息的车辆,在酷热的天气里散发着汽车尾气的气味,加上温度升高,人们汗流浃背的,摩肩接踵的还是要为生活打算,去逛超市,或者农贸市场,购物大包小包的往家扛,要想那些,冥冥中遇到,或存在于心中的哪怕是一朵花儿的纷芳。都要在这季节,默默的寻求好久。

最后有一个机会和他说了几句话,就像荒景里碰上了丰年,日日夜夜地捞著那几句话颠来倒去地想着,非把那话里的骨髓榨干了才罢。

剪辑一份安宁去听青石板街上婉约的交响思绪的空寥里睡着懒懒的月光还有很多此生不换的意象

或着有一会沉思却要驰足与此,给与有情人足够的时间,写下那惊鸿的一幕,或者是你总在还念着着什么,有足够时间攒够那些你认为那些泥足与生命的畅想,那是你最想做的,总要一一回眸,或者感觉时间匆匆,一转眼,就到了炎热的夏季,就像那些火热的天气,会被阴雨绵绵惊雷浇的个透心凉,或者,清醒才会让人感悟,一切的自信与力量来源于哪里。

在这样的纯粹里,菜是自己,做菜人是自己,吃菜的人还是自己。

那么就保存这样的美好吧让它成为人生的坐标一念,便是一生

我们要去赌和爱情作对,那也许你真的会输的一败涂地,就像激情如夏花那般绚烂,却会形色匆匆,我们要激情要放纵,却不知道珍惜,我们总在吵闹中尽情的任性,却从不知到怎样是退让,从不相信在爱情的世界,是一场独角戏,他们的承载总会是对手戏,而我们只是打开了旋律在静静的回放着青春的炙热情怀,或许,有的人遇见,一辈子是用来怀恋,而有的人,一辈子是用来心疼的,或者正是因为这样,天空才会不知不觉的下起了雨,或者有的人你跟本不知道他的存在,其实他一直就在你身边,要去为一切妥协吗?要去为一切申辩吗?其实什么也不用。

还记得以前走在那条长长的路上,我无数次地回头,却没有一点勇气让你陪我一齐走下去,只是为什么,为什么既然你从不把我放在心上还要让我在每一个回头的瞬间都看见你在对我笑,那么那么近,却又那么那么远,我感到即使我走近你的身边也抓不住它,虚无飘渺,就像夏天的雾,我怎样也挥不去,却又怎样也抓不到。为什么要给我幻想,为什么我明明没有看见你在后面,我们却进了同一个书店?我曾以为是感觉,曾以为是依恋,但是现实告诉我,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上帝向我开了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玩笑,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是白雪公主,能够等着我的王子在千百万年之后把我唤醒然后再陪他走过一生一世,也从没有想过我是灰姑娘,能够在那个舞会上陪自己心爱的人共舞,再在天亮之前赶回家。我的爱,我从来不敢奢求太多。只要你快乐就够了,哪怕我被你忘掉,哪怕有一天你用我的爱伤我太重。

但我没有怕唐突了她的心情更怕惊醒了沉醉的意境只是这样安静的倾听关于她的万种风情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那全是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一个人的盛情啊。

不知多年以后,繁华落幕这些沿途的风景风景里的故事是否依然会赏心悦目爱恨分明

就像你要看到或者身边所发生的事。 或着说生命如此的可贵,昨日那些鲜活的生命,还蕴蕴而生,而今不同过往,只会匆匆而过,当你看到他或者她,在你面前倒下,总会心生酸楚吗、或者那是大自然循环的轨迹,谁又有权利去阻止或者你的目光够敏睿,或者你的时间被无端的占用,或者突然一切都那样的存在,只是这样或那样的事,索性耽误你本来计划好的行程,或者每个闯进你生命历程的人都是一种缘,不管是,从陌生,普通,到慢慢的成为朋友,都有一段慢慢的过程,或着走,走着,就会慢慢的消失在人海,或者还有很多默默陪伴你的人,总会用自己那一点微光,散发着美丽的纷芳,只是你没有注意到,只是你没有发觉。他她们一直在你身边未曾离去。

以前坐在你的身后,看着你轻轻转过身来,那么明净的笑容,充满幻想的语言,你看我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温柔,让我的世界冻结成一片千百年来无法融化的海洋。只是以前的幻想就永远成了幻想,你让我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我使尽了全身力气也没能靠近那个梦,只是梦醒了,冰化了,水涨了,心碎了,我的海却还是那么的浩淼无边。只是我怎样也不能面朝大海,让春暖让花开。千百年的灰飞烟灭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应对着断壁残垣,泪流满面。

《不该》

正如爱是自己,知道这爱的是自己,回忆爱的还是自己。

采一朵雪花赠你上面开满茉莉的洁白还有思念的色彩

有时冲动起来,也想对他说,可又怕听到最恐惧的那个结果。

总想把自己过成一缕风的姿态来时深情款款,走时不写遗憾有些风景注定只能是擦肩有些人也只能陪伴一程

美文精选二:

为你写下九十九首诗篇是不是可以填补遗憾过后,静静地离开就好像你从未触碰我的心海

爱着的时候,就整天鬼迷心窍地琢磨着他。

不敢奢求天长地久只需一眼专属的回眸来不及相牵的双手写出缠绵的相思也便足够

曾经这样爱过你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怕他不看自己,也怕他看到自己。更怕他似看不看的余光,轻轻地扫过来,又飘飘地带过去,仿佛全然不知,又仿佛无所不晓。觉得似乎正在被他透视,也可能正被他忽视。

该怎样去相信可以牵起一个人的手走到地老天荒若没有的细水长流的想象请不要拥抱我的寂寥

此时,那个人知道不知道已经不重要了。——不,最好是不好那个人知道,这样更纯粹些。

若我是湖心的白莲一朵你是否会为我短暂的停留用你多情的目光将我的定格成美丽的诗行

他偶然有句话,就想着他为什么要这样说?他在说给谁听?有什么用?

我将眷恋候成了孤单却还是没能进入你的心田究竟埋藏着怎样的执念才能让你对我的喜欢视而不见

以前会在每一次考试前故意不理你,只想知道我在你心中到底有多大的份量。看着你发挥失常的成绩,有一丝暗自的欢喜,更多的是心疼发自心底。年少的心总有几分痴狂,而今的我,会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爱与不爱,或许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以前拥有过的爱恋,让我在很久很久以后的这天,还能够想你想到心痛。

知道我不该偷走你半生的挚爱那朵迷路的云彩该是经历了多少无奈才愿意随我到千里之外

以前无数次地坐在公交车的同一位置上向外张望,只为了公交车经过你家门前时那匆匆一瞥,我只想看一看你在干什么,是快乐还是悲伤。只是好久好久,都门窗紧闭。我会装作无意地问起母亲,问起朋友,只是正因我还是放不下,放不下你在我心中的重量。只是我忘了,忘了搭错了车,也忘了下错了站,我们过去就那么在列车开过的时候冻结成一片过往,你模糊了背影,我模糊了视线。世界从此一片荒芜,那些杂草丛生的热带丛林,从此再也开不出鲜艳的花朵。

《穿着雪花的女孩》

这是暗恋吗?

《听见忧伤》

以前很发奋很发奋地去学习,只为了能陪你上同一所学校,看着你快乐地生活,我就快乐了。我以为这样我就能够一向陪着你走下去,看着你有了心爱的女孩,看着你牵起她的手快乐地微笑,看着你们一齐跑过那些青涩的记忆,只是你的脸还是那么面无表情,一如当年。而我走得好累好累,伤得好重好重,而你却牵起她的手,踩过我们的过往,向前奔去。谁又是谁生命的过客,前程往事,如烟如雾,因此,我的梦里,你挥手的幅度,也是那么遥远的虚无。

《不离》

他偶然的一个眼神掠过,就会颤抖,欢喜,忧伤,沮丧。

如果一朵雪花能够照亮你的视线我愿意送你整个冬天让晶莹的心愿中和你心底的孤单

于是就成了这样,嘴里不说,眼里不说,可每一根头发,每一个汗毛孔儿都在说著,说了个喋喋不休,水漫金山。

不要打听我的名姓亦不要询问我的曾经我只是茉莉花旁被人遗忘的一朵斜阳

爱着的时候,有时心里潮潮的,湿湿的,饱满得像涨了水的河。可有时又空落落的,像河床上摊晒出来的光光的石头。有时心里软软的,润润的,像趁著雨长起来的柳梢。有时又闷闷的,燥燥的,像燃了又燃不烈的柴火。一边怀疑着自己,一边重视著自己,一边可怜著自己,一边也安慰著自己。自己看着自己的模样,也不知该把自己怎样办。

茉莉终将远离只留下紫色的回忆一声叹息寄给曾经挚爱的命题

以前这样爱过一个人:

不要试图打开我的心堂进去了你会发现里面装着满满的忧伤若你见不惯这样的沧桑我会选择送你离去将生活过回到你没来之前的模样

以前这样爱过你,用尽了我青葱岁月里的所有的所有,陪你一齐笑,一齐哭,却不能一向陪下去。校园里那些青葱的大树下,你是否吻着你心爱的女孩,对她许下一生一世地承诺?那个我一个人去了无数次的假山旁,你是否以前拉着她的手对着美丽的流星许下了不死的梦?那么美的校园,却不能让我陪你一齐走进去,我看过那长长的天桥,也看过那满园的鲜花,还走过那宁静的湖畔,只是没有你,也没有流星,注定了让我一个人去走,一个人在某个角落看着你快乐快乐地生活。

《不要》

以前无数次地守在电话旁,只为了等你一个电话,哪怕你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客套,哪怕你只是不留意拨错了号码,但是我错了,真的错了,我忘了,忘了那么英俊地你身边会有一大群美丽的女孩围绕着你,而我,只是你以前年少时不经意时看到的一抹风景,苍白无力,不值得让你去回味,也或许你从来就没有记起,因此谈不上回味。只是我年少的心还是不舍,还是会痛,只是我的泪,你看不见,也不会放在心上吧!

不经意的一瞥一缕香魂闯入眼帘是她一个身着白雪的女孩清澈的眸我竟是头一次遇见

曾以无数次的在夜里梦见你,梦里的你都那么陌生,让我感到遥不可及,而你的脸,为什么为什么在梦里也要那么清晰那么温柔?或许我们的相识本来就是一场梦,梦里陪你看过好多风景,只是我不是那道值得你去看我风景,而你却是我生命中唯一一道让我痛彻心扉的景致。花开了就欢喜,花谢了就放下,陪你的路上满心欢喜,是正因风景,不是正因你,旁观者轻,轻重的轻。

你说过要为我梳妆,共赏斜阳为何现在留我一人孤单怀想黑夜到黎明的距离不过一朵斜阳的记忆我却花光了幸福的墨迹

于是心里又气他为什么不说,又恨自己为什么没出息老盼着人家说,又困惑自己到底用不用说,又羞恼自己没勇气对人家先说。

没有尘世的牵绊,没有哆嗦的尾巴,没有俗艳的锦绣,也没有混浊的泥汁。

那个人像一壶酒,被窖藏了。偶尔打开闻一闻,觉得满肺腑都是醇香。

这种爱,古典得像一座千年前的庙,晶莹得像一弯星星搭起的桥,鲜美得像春天初生的一抹鹅黄的草。

自己把自己一口口地品著,隔着时光的杯,自己就把自己醉倒了。

爱着的时候,费尽心机地打听他所有的往事,秘密地回味他每个动作的细节,而做这一切的时候,要像间谍,不好他知道,也怕别人疑心。要随意似的把话带到他身上,再做出待听不听的样貌。别人不说,自己决不敢持续个性的沉默。这时候最期望的就是他能站在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这样就有了和大家一齐看他和议论他的自由。

但是为什么那天看见你面无表情的苍白的脸,我说不出一句话,你也不说一个字,我感觉我们成了陌生人,谁也不认识谁。看不清你的脸,也不想看清楚,那张脸在我梦里明亮了那么多年,闭上眼,我也能够看见你每一个笑的幅度,你挥手的温度。再模糊的世界,看到你的背影时我还是能够不用思考地知道那个人是你,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远远地躲开,我只想远远地看着你,看着你,不再年幼。

以前很傻很傻地爱过你,用尽了我青葱岁月里所有的天真与幻想,换来你苍白的侧脸,没有焦距的双眼,那以前在我生命里明亮了那么多年的你的笑,如今只剩下茫然……

这样的爱,真的也很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还是没说。多少年过去了,还是没说。

如果生命没有遗憾也没有波澜,我们是不是至今还停留在那片青涩的岁月里,我能够在你一抬头一低头的罅隙里陪你一齐走?只是生命中从来没有如果,不想再去幻想太多,梦醒了,你走了,我哭了,天黑了,起风了,曾以为永远放不下的却最后能够这么沉这么沉地让它沉下去,沉在某一个角落里,永远不再去想起。那些青涩的过往,就让它去吧!你不是已远走吗?我也远走,去陌生的尘世看陌生的风景,学着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忘却,一个人,就一个人……

以前这样爱过你

每知道一些,心里就刻下一个点,点多了,就连出了清晰的线,线长了,就勾出了轮廓分明的图,就比谁都熟悉了这个人的来龙去脉,山山岭岭,知道了他每道坡上每棵树的模样,每棵树上的每片叶的神情。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携一缕微凉,存在即合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三德科技SDVD3mm风透干燥机开始量产,清新透润
    三德科技SDVD3mm风透干燥机开始量产,清新透润
    烟笼山峦峰秀, 不同浅色墙面装饰清新透润140平浓浓田园风田园风格比较常见,但是将不同派别的田园融合到一起就比较少见了,可以看得出来,设计者对
  • 心中的一座小城,南方的雨
    心中的一座小城,南方的雨
    梦里潮湿了我的眼睛思,思念着江南的雨滴滴答,滴答一天,一夜的雨 一声吱呀!靓了我的眼睛,揉着眼睛,是影!唉!是风掀着篱笆的门,是风掀动着瓦砾。